欢迎光临欧洲杯赛程2021赛程表-ios版!
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 行业资讯 >

那年那月 一瓶可乐开始在深圳冒泡

2021-04-19 19:33

  “5角钱的价值,在深圳不过就是一瓶‘百事可乐’汽水。”——这是上世纪80年代一则深圳本地新闻对金钱价值的定义。当时,或许只有深圳媒体会把“百事可乐”与5角钱相提并论。因为彼时改革开放开始不久,可乐这种洋饮料对多数中国人来说还是稀罕玩意,但对深圳人而言是早已再熟悉不过的生活常客。36年前的1981年2月,深圳市罐头厂与美国百事可乐国际公司签订兴办深圳市饮乐汽水厂,合作生产“百事可乐”。百事可乐,成为投资深圳的第一家世界500强企业,落地深圳的第一个国际知名品牌。可乐与深圳的缘分是如何开始的?历史要翻回1981年2月的那一页——

  30多年前,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开中国的大门,一批外国技术和资金争相寻求机会进入中国市场,但这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据《商业评论》杂志报道,在那个计划经济为主导、“摸着石头过河”的年代,任何跨国公司都绕不开那时政策的禁区,当时的国务院37号文件规定,严格限制外国牌号的碳酸类饮料,且外资饮料企业必须与中方企业合资生产。

  与竞争对手“可口可乐”选择从北京起步不同,“百事可乐”则把目光投向了刚建立经济特区不久的深圳。就在“可口可乐”进入中国内地市场两年之后,追赶老对手的“百事可乐”也相继而至。

  根据《深圳史志·第一二产业卷》记载,1981年2月,深圳市罐头厂(现名为深宝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与美国百事可乐国际公司签约兴办深圳市饮乐汽水厂,合作生产“百事可乐”。1982年8月,市饮乐汽水厂引进4条国际先进水平的瑞典无菌软包装生产线生产美国“百事可乐”,深圳成为中国最早生产“百事可乐”的地区。该厂投产当年,产值771万元,利润86万元,外销量占80%。1983年,其生产能力已达7.5万吨,年出口日本3万吨。

  晶报记者翻阅资料了解到,市饮乐汽水厂正式投产时共有员工110人,生产效率瓶装每分钟高达500瓶,每小时产量达1000箱,产品包括百事可乐、美年达橙汁和“添”汽水等。

  “那些由可乐子、香草豆、鲜橙、柠檬、青柠、甘蔗糖浓缩而成的糖浆,加上净化的水和二氧化碳……一齐在不锈钢缸和传送带上奔腾。”位于田贝东路的市饮乐汽水厂占地约1.3万平方米,曾于1991年进入该厂参观的《深圳特区报》记者回忆说,溶糖、过滤、配料、混比、灌装、灯检、装箱等步骤均由电脑指挥,高度自动化运转。在当时,汽水每小时产量已提升至2250箱。

  市饮乐汽水厂的诞生和发展收获了不少认可,其中,要数美国前总统的到访最受关注。1985年,时任美国副总统乔治·布什在访华期间专程参观深圳市饮乐汽水厂,并品尝了该厂生产的百事可乐等产品。他表示,“这是中国人和美国人合作的工厂,这个工厂是中美两国人民感情的纽带。它一头是经济,一头是友谊。”

  作为1982年深圳汽水供应的新品种,市饮乐汽水厂生产的“百事可乐”等汽水每天约有3万支瓶装产品在本市销售,而可乐这种被形容为“加了甜味的汽水”,一上市就受到深圳市民的热烈欢迎,长期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这不仅激发了一批可乐或类似产品如四川产的天府可乐、山东产的崂山可乐、廉江市产的少林口乐等抢占市场份额的竞争局面,还催生了饮料“限价令”的出台。

  1983年,深圳市物价管理部门发出通知,对原特区内出售的汽水实行最高限价,其中,百事可乐零售0.3元(冷藏的0.35元),其他经冷藏的汽水可在最高限价的基础上每瓶加收0.03元钱。凡违反汽水最高限价的经营者,将按《物价管理条例》予以处理。就在该项规定出台一个月后,深圳市罐头厂被发现擅自提高了一批百事可乐的批发价,由每支0.24元提到0.28元,被罚款480元。

  上世纪80年代后期,随着物价上涨,市物价局对可乐等汽水产品的价格做出了调整,规定12安士(即盎斯)瓶装“百事可乐”(包括“美年达”、“添”)的零售价每支0.45元,雪藏的每支0.55元。对于那些趁热“打劫”的商店和摊档,相应的处罚依然在执行。同时,为了应对因货源偏紧,有人从中炒卖而导致价格偏高的现象,从1987年4月中旬起,汽水厂在原市区内和原宝安县共分设23个批发代销点(全是有独立法人地位的国营单位),实行分片、定点供应各零售网点。据深圳市罐头食品公司供销部的负责人介绍,机关单位买瓶装可乐来作为清凉饮料的每箱9.6元,批发给零售商是每箱9.12元(每瓶0.38元)。为了防止转手批发和倒卖,一般每家个体商贩每星期只能凭卡供应10多箱,当时他们在原特区内发了130多个供应卡。

  “我从银行贷款10万元,向亲戚朋友东拼西凑最终交了25万元押金,成了百事可乐在深圳的代理商。”56岁的钟女士曾是最早从事“百事可乐”代理商工作的店家之一,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其门店设在布吉老街附近的水径村,近到布吉、远到原特区的酒楼饭店、百货商店都在她那儿进货,“我们甚至还一度垄断了汕头、梅州等地的百事可乐经销市场。”

  “初办特区那几年,深圳大街小巷流行的饮料是瓶装的‘百事可乐’、橙色的‘美年达’。”——对于不少深圳人而言,一瓶百事可乐,装的不仅是汽水,还有他们对这座城市的回忆。在发展快速的深圳饮料市场,走过近十年的可乐仍然是最紧俏的那一个品种,甚至被人们称为饮料市场的“皇帝女”。

  但让人不曾想到的是,这名人气红火的“皇帝女”,却一度成为海关的缉私对象。按海关规定,在原特区内生产的部分饮料,出二线海关时需要完税。有媒体于上世纪90年代初期报道称,一支由来自兴梅、潮汕地区的无业人员所组成的“单车走私队”在每天中午12时至下午3时之间,及下午6时以后,穿梭于原布吉二线关片区。他们的单车上运载着罐装“百事可乐”、“生力啤”和各种纸盒包装的“柠檬茶”、“菊花茶”之类的饮料。有时候,这些走私饮料的人,还将一箱箱饮料从草埔村委后面的铁丝网上直接传递出去。他们每送一箱饮料出关,可赚四五元,一车十几箱,一天送5次,可赚数百元左右。为了规范市场,欧洲杯,深圳对此类因产品需求旺盛而衍生出的违法犯罪行为进行了大力度打击。

  据有关部门统计,截至1991年1月3日,深圳拥有250多家食品工业企业,几十条现代化生产线多种产品,其中不少被评为市、省、部和国家级的优质产品,并打入国际市场。百事可乐系列汽水有80%出口,成为有口皆碑的软饮料。

  1992年,“全国饮料加在一起,比不上半个百事可乐”的说法在深圳流传,其中蕴藏着一个道理:在市场激烈竞争的形势下,企业靠小本经营难以成为本行业佼佼者。要为社会创造更大更多的财富,就要形成规模经济。作为第一家登陆深圳的世界500强企业,百事可乐与深圳的成功合作很好地诠释了规模经济的效应。

  根据资料记载,到1989年百事可乐已获得利润9900万元,向深圳财政纳税3500万元,深圳市出口总额中,合资企业产品比重接近60%。截至1995年6月,市饮乐汽水厂共实现利税2.33亿元,其中美方分得利润0.2亿元,如果加上百事可乐向该厂出售原浆的利润,双方获利总和超过当初投资的20倍,而美方获利则相当于10倍以上的投资。

  根据合同,双方的合作期于1996年初到期终止,双方决定在深圳横岗深宝工业城投资2800万美元兴建一个占地6万平方米、年产10万吨汽水的新厂,从1996年开始,公司从合作走向了合资,而该厂便是现在的深圳市百事可乐饮料有限公司。据了解,2003年,百事可乐在中国地区的销售量增长了15%,比百事可乐全球销量增长率高出10个百分点。百事在中国地区销量的增长、产量绝对数的增长以及利润的增长均居全球百事的第一位。

  “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不那么容易,办特区,既需要解放思想,又要步子稳妥。从前没留下路,脚还得往前迈,这就要大胆实践。要避免大的失误,但不能怕失误而裹足不前。你不实践,不冒点风险大胆去实践,路从哪里来?”《经济日报》于1990年8月刊登了一篇文章,记录了时任深圳市委书记李灏对深圳经济特区“探路”所感。李灏表示,深圳的实践证明,中国完全可以创造出比资本主义更高的生产力水平。

  那一年是深圳经济特区建立十周年,根据有关部门的统计,深圳经济特区的第一个十年,已利用外资折合人民币近40亿元投入交通、能源、通讯等基础设施及工贸企业的建设。据《特区经济》期刊专家分析称,20世纪80年代以百事可乐为代表的世界500强投资深圳主要以试探性投资为主,90年代后半期,500强企业在深圳增资扩股并在深圳设立地区性总部、投资性公司以及采购中心,则标志着世界500强企业在深圳的投资开始由试探性投资转向为规模化、系统化投资。据深圳市投资推广署统计,2015年以来,美国高通芯片研发中心、美国微软公司硬件创新平台、中信资产华南区总部等世界500强企业项目相继落户深圳。截至2016年12月,世界500强企业在深圳设立总部的数量达275家。

  其中,在去年,美国高通公司在深设立高通通信技术(深圳)有限公司,配备多个全球领先的实验室,并设立美国之外全球首个无线通信和物联网技术展示中心,将无线科技全球创新带到中国。同年,美国英特尔公司在深圳设立1亿美元的“英特尔投资中国智能设备创新基金”,先后投资了深圳汉普电子和深圳祈飞科技等优秀企业。瑞士ABB集团设立深圳ABB新能源系统有限公司,开展可再生能源业务,持续为腾势、比亚迪等提供充电设备研发制造等服务。

  大量世界500强企业在深圳落户发展,助推了深圳的产业与投资环境的升级。同时,随着深圳经济政策进一步放宽,一些深圳本土的企业也纷纷崭露头角,势如破竹跻身世界500强榜单。根据2016年《财富》杂志世界500强排行榜,深圳本土企业共有5家上榜,分别是中国平安、华为、招商银行、正威国际和万科。其中,万科是首次进入榜单,这也意味着深圳向2020年的目标又靠近了一步。

  深圳市第六次党代会报告提出,为努力建成更具竞争力影响力的国际化城市,到2020年,外贸进出口总额和对外投资总额继续保持全国领先水平,培育形成一批新的本土跨国企业,本土企业进入世界500强数量达8-10家。

  深圳职业技术学院教授查振祥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深圳在很多行业、领域都拥有一批规模大、创新力强、竞争力强的领军企业,比如互联网领域的腾讯、新能源领域的比亚迪等,这批“有潜力”的企业是深圳5年实现8—10家世界500强企业的基础。“市场经济发展比较充分,有好的创新能力和氛围。深圳有底气提出这样的目标!”曾经,深圳是百事可乐等世界五百强企业进军中国的桥头堡,而今,深圳已然成为孕育世界五百强企业的一片热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