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欧洲杯赛程2021赛程表-ios版!
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欧洲杯网易特别策划_“盐的世界”系列之三:被

2021-09-26 13:07

  从天津汉沽中心站向渤海沿岸前行,尽头可见湛蓝海水被蜿蜒的灰泥隔成片片盐池,这是号称亚洲最大海盐产区的长芦盐区中部——汉沽盐场。

  据网易财经调查,汉沽盐场下属的精制盐厂从去年年底开始,除承担从制盐直至加碘的工作,还直接进行小包装灌装。“小包装袋都是由盐业公司提供的,多是一斤装。我们只负责生产,盐业公司负责直接拉走销售。”精制盐厂的工人老李(化名)透露道。

  虽然出产堪称中国质量最好的食盐,汉沽精制盐厂的效益却一直欠佳,老李坦承道“没有销售权,价格上不去,没办法。”另一位盐场工人透露,盐场的出厂价在500-700元/吨,而盐业公司的销售价则超过2000元/吨。对于盐改,数位基层盐场人说,“盐改了,盐业公司、盐务局要去做什么”。…[详细]

  早上九点半,汉沽精制盐厂的生产车间内铁锈色厂车逡巡,工人正在繁忙的生产当中。

  在50公斤、100公斤的大包装灌装的生产线斤装小包装灌装的两条蓝色生产线,几位工人正在忙碌的将小包装精制盐装袋。灌装生产线的旁边,已经码了几百箱产品。

  “我们包装后,盐业公司直接拉走卖就是了。”据老李介绍,小包装灌装的生产量很小且不稳定,都是根据盐业公司要求的规格和数量来做,而包装袋都是由当地盐业公司提供的。之前盐业公司和汉沽盐场协调商量后,从去年年底开始,精制盐厂开始做小包装灌装的工作,中间停过一段时间,最近才开始又生产。

  若加上小包装灌装,精制盐厂可谓完成了食盐的整套流程。其中,最为公众所熟悉的加碘,亦是在盐厂完成。在生产线的传送带,网易财经编辑看到瓶装的无色液体正通过橡皮管滴入食盐中,据老李介绍,上述无色液体正是碘化钾溶液,工厂根据国家的标准进行添加碘元素。

  穿过生产线,到达盐厂偌大的仓库中,数千包颜色各异的精制盐整齐的码放着,包装上写着各自的种类。据老李介绍,该仓库的储量可以达到4万吨左右,而精制盐厂除了生产加碘盐,还生产少量特殊用途的无碘盐。

  仓库尽头是一片拱门,从拱门看去,便是海岸绵延,盐田的边界灰色蜿蜒如蚯蚓,平静的盐田就是这大片生产车间依赖的天然原料场。

  在网易财经编辑的探访中,包括老李在内的数位汉沽盐业人,都数次的在重复一句话,“我们没有销售权,只是负责生产的,欧洲杯上面要我们做什么就做什么。”

  作为曾经拿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质量奖、首届中国食品博览会获奖证书等诸多奖项的国家重点食盐生产企业,精制盐厂在2005年之前却常处于亏损的状态。对于他们而言,保证生产,就是唯一的任务。

  在精制盐厂的办公楼里,能看到的所有文字都与生产产量相关。黑底黄字的“确保全年食用盐产量170000吨”标语,小黑板上写的各班的生产任务。而盐场人工的工资绩,更按照产盐的产量、质量、成本等直接加权计算,其中产量所占份在50%左右。

  每年每天,三班轮值生产,是精制盐厂的工作模式。“我们一年的精制盐产能在20万吨以上,不过现在一般来说每年生产16万-18万吨。”老李告诉网易财经,精制盐厂大概320人,大部分都是生产线上的工人。

  销售权,扼住了盐厂效益的咽喉,一位盐厂工人透露,精制盐厂完成制盐、加碘、包装系列程序后,出厂价在500元-700元/吨波动。而持有专营权的盐业公司的销售价目前已超过2000元/吨,中间的差价超过3倍。 老李告诉网易财经,精制盐厂不是独立自主的单位,生产都是总公司说了算,财务、人员等也不是独立核算的。

  主管精制盐厂的汉沽盐场,在食盐效益的短板面前,也在近几年开始大力发展化工产品线。汉沽盐场宣传部张学东副部长告诉网易财经,虽然食盐生产可以赚点钱,但是今年年初员工上调14%的工资使人力成本上涨不少,而盐厂也需要发展效益好的产品。

  “我们对盐改当然是非常期待,但是我们都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张学东向网易财经表示。

  在精制盐厂,老李等老盐业人提到自主销售,都三缄其口。“我们当然希望了”,他们告诉网易财经,但是之后又纷纷强调,“这些只是我们自己的想法罢了。”

  今年三月的抢盐事件,使盐业公司的专营制度一时间成为治乱利器,也彻底使盐改停摆。 彼时,汉沽精制盐厂正日夜赶工保证供盐,直至现在,当初表彰顺利平息抢盐风波的生产先进工人名单,仍贴在盐场的办公楼道,红底黑字,颇为醒目。

  “盐改是很复杂的事情,我们虽然希望放开销售权提高效益,但肯定要考虑食盐生产的稳定和国家利益。”张学东告诉网易财经,专营、垄断,是国家控制食盐质量、保障食盐供应的有效方式,一旦放开销售权,这样的控制将变得困难得多。

  此外,她还表示,地方的兄弟制盐企业的生存也是盐改的困难之一。张学东告诉网易财经,处于长芦盐区的汉沽盐场出产的是海盐,品质在国内堪称翘楚,如果放开销售权,在海盐的竞争下,江浙的湖盐、青海等地的矿盐,由于品质逊色、成本不低会面临十分紧张的竞争,当地盐企或将面临生存的困境。

  盐改若行,牵一发而动全身,如汉沽盐场等龙头制盐企业将得到发展,湖盐、矿盐或将失去竞争。

  而对于盐改,精制盐厂的数位基层盐业人对网易财经直言他们不懂什么更深的东西,但是,“盐改了,盐业公司、盐务局要去做什么?”